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胡海云 > “好人”出事

“好人”出事

楼世芳、申思、祁宏也被请到沈阳“喝咖啡”了。

也许,不仅仅是喝咖啡,因为有关方面通知了家属:带上过冬的衣物。能不能回来?急不得。都到了这一步了,猜测和假想已经失去了意义。足球职业化以来,因为公安部的介入以及不断深入的实质性举动,人们从未如此相信过:足球反腐反赌的水落石出,只是时间问题。

浮出水面的“大鱼”一条接一条。每一个热爱过中国足球的人,是不是都会拍手称快?

我没有。

作为一个曾经从事中国足球报道的媒体人,曾经对足球假与黑深恶痛绝的我,有过的感觉是震惊、刺激、期待,却从未找到一种痛快。一种本应有的正义感驱使的杀伐快感,没有。

据上海媒体报道,深入开展调查工作几个月的专案组人员,谈起足协犯事的官员时表示:“他们以前也都是好人!”

因2001年十强赛报道而一炮走红的记者李响,在多年的工作中,与几位当事人有过交道,跟有些人还建立了不错的私交。在谈到蔚少辉、祁宏等人时,李响的感慨也是这一句:都是好人啊。即便是对以往工作中有过“不快”经历的南勇,李响的评价也是:这是个能干事的人。

好人,干事的人。难道我是在因此而同情他们?

至少我不会站在道德的城墙上去审视他们。这次不同以往的走过场,我深信在法律面前,自有公断。我也相信同行们对这些被调查者“好人”的判断。我的问题是,怎么会有这么多“好人”出事?

在担任上海申花俱乐部总经理之前,楼世芳并不是体育圈的人。作为文广集团的一名干部,楼世芳有“文化人”的口碑。正是由他开始,上海滩出现了“足球文化”的建设。如果此番回不来,楼世芳会不会后悔当初接下这个差事?

申思和祁宏是上海滩名将,也都因儒雅、有涵养而被圈内人称道,几经波折的球员生涯结束后,两人也都找到了不错的归宿。如果此番回不来,他们在忏悔之余又能怪罪谁?

上海滩名宿徐根宝说,中国足球最乱的时候,是甲A到中超的过渡时期。那段时间,我还在从事足球报道,几乎每轮联赛,每场球,都在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的混乱中度过。在那样一个环境里,足球圈成了个深不可测的黑洞,拥有吞噬一切的力量。身处这样一个磁场,好人与坏人,干事的和不干事的,又有什么分别?无论主动被动,他们所能做的,都是按同一种游戏规则出牌,从而找到生存之道。

又是什么造成了这样一个黑洞?尽管老调重弹,但我仍然要说:体制。这是所有足球黑幕的原罪。

日前,国际足联也正火烧后院,两位执委和多名官员涉嫌受贿。但此例无法为中国足球体制辩护。因为我们的体制,具有世界独创的“中国特色”。作为民间组织的中国足协,所属官员拥有的却是政府公务身份。政企不分,计划干涉市场,这两项经济改革过程中的大问题,在足球领域依然生出恶之花。

如今,公安部代表政府对足球进行“纯洁运动”固然有效,一些越轨之人也将受到法律惩戒,可是,当池塘的水已污染,捕捞几条死鱼能否去除根本问题?



推荐 20